咣咣框框撞大墙

为爱发电!呀呼!

嗨嗨嗨

  嗨嗨嗨我回来了

  因为有段时间实在是没有更新下去的动力和年头加上学业真的很忙所以断更了很长长长长长的一段时间。大家都知道那段时间顶楼很火,西米露很棒,但对我来说真的是晴天霹雳...... 我不是很喜欢赶潮流and每天浸泡在顶楼坑里感觉进了饭圈一样。

  但是最近又重温了顶楼,会慢慢开始更新+改改前面的,算是纯粹为爱发电吧。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喜欢捏,哦耶!

稻草(8)

感觉没有ooc!


      看着监控屏上锡星和锡勋的动作,恩京嘲讽的勾了勾嘴角,看看手表,问道:“都秘书不回去了吗,妈妈的研讨会应该已经开完了。”

      都秘书看了一下时间,脸色一变,把钥匙给了恩京,交代她尽快离开后就跑出了监控室。

      夏恩京看着她焦急的身影,不屑的笑了笑,拿出u盘拷贝了一份锡星作弊的监控,就把门反锁离开了。

      另一边,千瑞珍刚从研讨室出来就接到了老宅管家的电话:“大小姐,现在您能回家一趟吗,老爷的病好了想见见你。”

     “好,我现在回去。”千瑞珍倒不觉得爸爸叫自己回去是因为前几天的事,妈妈一定已经和爸爸解释过了,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

      多半还是因为艺术节的事吧。千瑞珍叹了一口气,恩京什么时候能少点事啊。

      千瑞珍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手忙脚乱的都秘书。

      她一下子笑了,“都秘书,收拾一下吧,回老宅。”

      “哦哦,好的。”都秘书愣愣的答应了。


       千瑞珍回老宅的时候,夏恩京也坐上了车回赫拉宫殿。

       要去顶楼做客啊!可真是太开心了。她靠在后座上想

 

       回了老宅,千瑞珍就去了千父的书房。

      “爸爸。”她拘谨的低着头。

       “坐吧。”千父看了她一眼说。

       千瑞珍拉开椅子坐下,划出磁啦一道声音:“您找我有什么事啊。”

       千父叹了一口气:“我生病前闵教授来找我了,向我询问了周家的周锡星,说想直接让她升入首尔音大预备班。”

       千瑞珍猛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不行!”

      “当然不行。艺术节无所谓,这个可影响大了。”千父说,“所以我以她的志愿是美术拒绝了闵教授。”

      美术?千瑞珍皱起了眉,“可是……”

      “你看看这个,”千父把一张纸递给了千瑞珍,“她前一段填的志愿就是美术。”

       “可这不可能。”千瑞珍只觉得世界都不对劲了起来。

       “这当然奇怪,所以你要调查清楚,如果这孩子真的喜欢美术……”千父的声音突然意味深长起来。

        “是,爸爸,我知道了。”千瑞珍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笑着说。

稻草(7)

ooc预警,迁都预警,雪景预警


     “唔”闵雪雅悠悠转醒,看到了守在她床前的夏恩京。

      看见她醒了,恩京高兴地喊道:“雪雅你醒了,怎么样,还难受吗?”

     雪雅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你恩京,一直都陪着我。”

     “哪有”恩京自责地低下头,“都是我的错,锡星她们真的是太过分了……”

      “怎么会是你的错呢,还要多亏了你救了我。”闵雪雅拉过夏恩京的手,“谢谢你,恩京。”

       夏恩京不好意思,愤愤地说:“雪雅姐姐,你不要担心,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你的!”

     “好啊,谢谢你。”雪雅笑着说,同时也想:恩京真的是太善良了,自己也要保护她不陷进垃圾顶楼!

 

      和闵雪雅告别后,夏恩京直接就去了学校。虽然已经确认了,但她还是需要证据。

      今天是周六,除了千瑞珍领头的英语老师在开研讨会,教学楼里只有安保人员了。

      夏恩京径直去了前瑞珍的办公室,都秘书果然在那里整理文件。

      看到她来,都秘书奇怪地问到:“小姐?您来办公室干吗。”

     “怎么?我不能来吗。”夏恩京笑道,“我想看一下学校的监控,所以就来拜托都秘书啦。”

      都秘书紧张地摇了摇头,“小姐,您就不要强求我了。看监控是要经过理事长批准的,而现在理事长重病,副理事怎么可能会同意啊。”

      “是吗……”夏恩京低低的说,突然抬头笑着说:“可是我记得都秘书身为总务是有监控室的钥匙的吧,也知道什么时候那里没有安保。”

      都秘书睁大眼睛,刚想拒绝,就听见夏恩京说:

     “都秘书可不要拒绝啊,毕竟那天……我可是听到都秘书的谈话了啊。”

      “什么?”都秘书慌乱的问道。

       “就……您和李老师说,其实您喜欢的是我妈妈的事啊,都秘书您不会忘了吧。而且,我妈妈好不知道有这么好的男人暗恋她呐,您说她会不会很想知道?”

      原本在看着窗帘的夏恩京突然扭头看着都秘书问。

     “你…你要干什么!?”都秘书懵的说不出话来,

      “没什么啊,只是想让您带我去监控室而已……”夏恩京“期待”地看着都秘书。

      “好吧,你跟上我”都秘书垂着头走出办公室。

       “这就对了嘛。”夏恩京兴高采烈的跟上了都秘书。




啊啊啊感觉恩京知道的好多🙉还有一定不要被“善良”的她骗了啊

心疼雪雅呜呜呜






解释

对不起呜呜呜,感觉我状况频出啊……

上周回学校忘带手机了,我们家的糟老头子也不给我送😶所以断更了这么就

不过我今天嗓子疼的要死,所以我被接回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争取今天下午好点更两篇

噢耶

稻草(5)

ooc预警   迁都预警    雪景预警

准备写一个小小的雪景!(闵雪雅 夏恩京)


            ——压死骆驼的稻草,每一根都有罪


        夏恩京正在屋里生着闷气,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保姆端着果汁忐忑的问道:“恩京小姐,我给您榨了果汁,您……”

        恩京直接走过去打开了房门,烦死了……“给我吧。”说着她用手接了过来。

         “哦对了小姐,您别忘了7点的时候去活动楼上数学家教课。”保姆小心翼翼的提起,“孩子们都会去。”

           “嗯。我知道了。”

            夏恩京端着果汁走到书桌旁,突然灵光一闪,家教课!闵雪雅……还有周锡星!真是好玩,自己怎么就忘了这件事呢。

            夏恩京得意洋洋的摇晃着杯子,既然如此,那我自己解决自己路上的拦路石,比如周锡星……

             想着想着,夏恩京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真是个好方法,自己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做了……

       -活动教室

      闵雪雅在上面讲着课,周锡星在下面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她也不想来,但没办法,申秀莲强硬要求她必须来上课,还要好好听讲,她会来抽查。

       什么鬼?周锡星只想笑,她现在才觉得自己是妈妈吗?和她的周慧仁天天呆在一起不好吗,管她干什么……

       正想着刷到了一个搞笑视频,周锡星一下子笑出了声,还想拿给周锡勋看。

        闵雪雅看到皱了皱眉,“周锡星,请你好好上课,什么都不会还在那玩……

         周锡星一下子被刺激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不想上课可以,但请不要影响其他人上课。”

         周锡星笑了“是吗?有人听吗?”她环顾了一下四周,“你们真的想上课吗?正好负一层的泳池刚装修好,我们去玩吧。”

         珍妮惊喜地跑过来揽住锡星的胳膊,“真的吗?锡星。太好了我们那去玩吧!”

         说着她不屑的看了闵雪雅一眼,扭头问到:“民赫,锡勋,你们也会去的吧!”

          看到锡勋民赫站了起来,周锡星冷哼一声就走了,只留下闵雪雅愣在原地。

          夏恩京走过来担忧的问到,“老师,你没事吧,锡星他们太过分了……她今天怎么这么冲……”

          闵雪雅摇摇头:“没事,被戳中了心事当然会生气,真是,什么都不会是怎么考到年级第一的啊……”

           听见这句话,夏恩京只是笑了笑,毕竟还没有求证。

           “那老师,今天的补课就暂停了吗,还是我带您去泳池把他们找回来?”

           “我收了钱,就要把她们教好,恩京你带我去吧。”闵雪雅想了想回答.

           “好的老师,您跟我来,夏恩京走在闵雪雅前面笑的和善,雪雅老师,你要小心啦!

           坐电梯到了一楼,夏恩京因为想去洗手间只给闵雪雅指了一下泳池的位置就朝反方向走了。

           闵雪雅谢过夏恩京后就往泳池去了。完全不知道她认为非常好的恩京同学在没人的地方播出了一个电话。

          “她往泳池去了,你看着点你妹妹吧,别又搞出人命来……”




下集接顶楼一泳池篇,大家应该都猜出来了吧!心疼雪雅小天使呜呜呜。

我管恩京这招叫……一箭双雕!?

         

稻草(4)

ooc预警  迁都预警





      ——压死骆驼的稻草,每一根都有罪。


       “真是对不起,千老师,主要是锡星那孩子真的唱的太好了,连闵教授都注意到了,还专门问了您父亲……”

       “没关系,我知道了,再见。”千瑞珍挂断电话,揉了揉紧皱的眉头,这已经是今天第五个电话了,评委带上她总共也就六个人……爸爸真是的。

       “都秘书,备车,去爸爸那。”   “是。”

车上

         千瑞珍看着车窗外,觉得心里烦的厉害。看见专心开车的都秘书,她突然笑着问道:“都秘书,你觉得我好看吗。”

          都秘书懵懵的,显然没想到她会问这种问题,却还是回答道:“千会长那么厉害,当然也很好看。”

         千瑞珍一下子笑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过心情倒是一下子就变好了!

         都秘书红着脸低下了头,没人知道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粉红泡泡。

千会馆

          千瑞珍下了车就准备直接进去,没想到却被保镖拦在了门外,她生气的问道:“你们竟然敢拦我,不知道我是青雅财团理事长的女儿吗?”

           保镖们恭敬的低下头说道:“不好意思大小姐,这是夫人吩咐的。”

           “什么,妈妈?”千瑞珍还没想明白,千书英就耀武扬威的走了出来。“诶呦,看来姐姐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妈妈,你说我要告诉她吗?”她扭头看向身边的妇人。

            高傲的女人淡淡的看向千瑞珍,“瑞珍啊,你爸爸生病了,所以最近家里归我来管,你也安分一点吧,别老是动什么歪心思。”

           “什么,爸爸怎么会生病!”千瑞珍震惊的说不出话。

            书英凑到她面前,得意的说:“不敢相信吗,看着吧。”说完一挥手,保镖们立刻上来把千瑞珍架出了门外。

            千瑞珍狼狈的坐在地上,外面等着的都秘书赶紧接住了她,问道,“部长,您没事吧。”

            “没事。”千瑞珍摇了摇头,拍拍身上的灰,狠狠地瞪了一眼别墅园,“我们先回家。”说完就上了车,无视了都秘书心疼的眼神。


            一到家,夏恩京就凑过来。“妈妈,艺术节的事情怎么样了?”

            “恩京啊,对不起,妈妈可能帮不了你了……”千瑞珍的愧疚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什么!怎么会,妈妈你怎么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夏恩京抱怨道。

            本来就心情不好的千瑞珍一下子就炸了,“妈妈很不好吗?妈妈已经很努力了,还不是你自己不好好练习失误才这样的,嗯?”

            “妈妈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啊!”夏恩京也炸了,“我就知道没人帮我!!”

            吼完她就气冲冲的回了屋。只留下后悔的千瑞珍和心疼千的都秘书。





是我的错呜呜呜,我本来以为一章能写完的!结果估计是四章打底😑不过我会努力多更的……加油加油!!耶耶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