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咣框框撞大墙

为爱发电!呀呼!

稻草(16)

 压死骆驼的稻草,每一根都有罪。

*好久没写了,今天改了一下大纲,剧情可能会和剧里面不同

*会加快速度结局,但细节还会有

*啾咪


 暑假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

    夏恩京扣着手里的笔,想着怎么挑拨锡星给她演场好戏。

    “恩京,有什么事找我呀?”听到铃声的女孩赶忙擦干了手接通电话。

    “没事就不可以和雪雅打电话了嘛......原来是这样啊。”夏恩京舔舔嘴唇,“好伤心,我只是想雪雅了嘛。”

    “阿尼,只是担心才这样问的,什么时候恩京都可以打给我的。”闵雪雅着急地解释。

    “这样啊,那雪雅现在有时间吗,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呢。”

    “嗯......真的很抱歉呐恩京,我现在在打暑假工,晚点可以吗,你来我家,我给你做焗饭。”

    “什么啊!”恩京把语气放的不满,“没次都是我迁就雪雅!还要我跑那么远去脏兮兮的贫民区!”

    “嘟嘟嘟...... "闵雪雅无措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只能无数次保证不要今天的工资后请假去了赫拉宫殿。

    

 “我和她说完了哦,锡星也要遵守承诺哦。”

    “不就一个乐谱嘛,要的那么紧。”周锡星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放心,一会我就给你送下去。”

    “记得要录像!没办法去看现场真的好可惜.....”

     “知道了知道了,说话驴唇不对马嘴的。”周锡星不耐烦地挂掉电话。


 “才不只是个乐谱呢......”挂掉电话夏恩京小声地嘟囔,“那是妈妈一直想要的啊,她一定会很开心的,一定。”


 指尖被抠出红痕,可惜主人没有察觉。


 “哥,一会陪我下楼吧。”锡星拍了拍在为了自己和妹妹学习成绩奋斗的锡勋,“有惊喜哦。”

 “你又有什么坏点子了。”周锡勋无奈的扭过身子,“学习我不说了,你真不考虑好好练练唱歌?”

     “练了也没有用!我都是第四名了!我真的很讨厌唱歌!”周锡星恨恨地跺着地板,“哥你到底陪不陪我去!”

     “去去去。”周锡勋赶紧站了起来。

     “等下,我去拿个东西。”


 把乐谱送给恩京后锡星的情绪才平静点。


 周锡勋看着她脸色犹豫问道:“锡星,这回是谁啊。”

    “别问啦哥,我已经叫民赫珍妮去准备了,放心~还是老一套,你到那就明白了,会很惊喜的哦!”周锡星超周锡勋眨眨眼。


 换下制服的雪雅紧赶慢赶到了赫拉宫殿,正在她犹豫往哪里走时,“咚”她的眼前一片漆黑。


 “闵雪雅?”“闭嘴啦哥。”“讨厌的臭虫......小心点啦民赫!”

    耳边是破碎的对话,眼前是人影晃动,闵雪雅只能试着伸出手辨别方向。


 “这是,在哪里啊......”


 “你好呀~安娜老师!surprise!”珍妮大笑着放了一个烟花。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别那么害怕嘛老师,这可是你的毕业庆典呢!”李民赫笑着把蛋糕放进车。

     “好好享受吧。”周锡勋走过来冲闵雪雅点点头,拉上了车门。

     “OK,调整好了,ACTION!”

     手机闪出刺眼的光芒,雪雅慌乱的求饶声变成了恶魔们的伴奏。

     

 少年们令人悲哀的狂欢就此开启,但只有三个人为此感到悲伤。


 占了其中之一的夏恩京表示:没法看到第一现场真的是让人心碎,只能像傻子一样一次次打着根本打不通的电话。


  

 庆典结束,浑身狼狈的闵雪雅拖着身子孤零零的往家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打出了个电话。


 “恩京......”

    “雪雅,你怎么才接电话!”一接通对面的声音就直接挤了进来,“我真的超级超级担心来着,中午我也有点不对了,没有控制好情绪呜呜呜但是雪雅你不要不理我啊!”

    好不容易被千瑞珍夸奖一次的恩京此刻显得非常热情,不对劲的热情。

    闵雪雅只能咽下了嘴边的话,没错,你自己可以处理的,不要脏了恩京,她是天使啊...... 

    “没什么啦,只是和你说声抱歉,今天我可能要打工到很晚,不能邀请你来我家了。”浓浓的鼻音和哭腔只有恩京能装作听不出来。

     “没事的!那雪雅快努力工作吧!我要去练习了。”

     “嗯嗯,恩京加油。 ”


 望着又被挂掉的电话,闵雪雅愣了愣神,犹豫了一下,扣着手机给青雅高中的艺术部发了讯息:“老师,非常抱歉......”


 一早上恩京就别样的亢奋。

 但昨天收到了喜欢的乐谱,千瑞珍也没多说什么。


 “快来用早餐吧恩京,一会不是和孩子们还有活动吗?”

    “我来了!”夏恩京快速解决早饭便迫不及待冲下了楼。


 “录像呢!我要的录像!”

“在这里啦。”周锡星白了她一眼,“拿去吧。”

    “哦耶!”周锡星一脸兴奋的拿去拷贝,不时发出啧啧称奇的感叹。


 “好了!不要在讨论那个闵雪雅了!”珍妮烦躁的拍了拍沙发,“比闵雪雅更可怕的人要来了!”

    “唔~是什么样的人呢。”民赫擦拭的手顿了顿,“能让你有如此的评价。”

     “别提了!那女人别提多恶心了,她不仅偷用我的练习室,还总是摆出一副全天下她最厉害的样子,但事实上她什么都不是!裴露娜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女人……”


 ......听完珍妮的形容,众人都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欧巴,看来我们又有活了呢。”锡星挑眉看向锡勋。

    “这种卑微的虫子,就是要踩一踩啊。”民赫笑着回到。


 “我不参与!”恩京伸手作投降状。

    “为什么!”周锡星的眼神像刀一样扫过去。

    “喂,忘了你们让我做卧底的事嘛 。”夏恩京无语表示,“青雅可没多大的好嘛,我还有小天使人设呢。”

     “切,你那人设放到学校里,看看有几个相信的。”李民赫好不留情的嘲笑。

     “闵雪雅信不就行了吗?”夏恩京反问到,“再说wuli珍妮宝贝也回信的,是不是呀?”

     “可别把你那套用在我身上了。”珍妮嫌弃的挪了挪身子。

      夏恩京无所谓的笑笑,也不生气。


 “好了,马上就要开学了,大家都加油做准备吧,最近不准备安排什么活动。”一直不发话的周锡勋起身道。

   “是哦,锡勋加油啊!我先走了。”李民赫笑着说道,率先走出了活动室。心里却不那么和平。

 还想着把你的钢琴第一抢回来吗kkk黄议员的儿子可不是说说而已啊,哪怕没有手都是第一名呢好不好。

    “我也先走了。”看着追随李民赫飞奔出去的珍妮,夏恩京摇摇头走了,她还要哄她们雪雅欧尼呢。

    

 “那再练习一会歌曲吧,锡星。”

    “好吧,不过是因为有哥哥伴奏才同意的哦。”

    “嗯,好。”我们锡星真是可爱呢。


*总感觉大家都变聪明了hhh是我的错

*老夫正式回归啦!嘿哈

*希望大家喜欢哦!啾咪


番外是雪景(恩京和雪雅)的小甜饼and珍妮民赫小剧场~希望大家喜欢! 

ps。雪景有一丢丢🛴

  

如果有顶楼人对kpop感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我其他合集里面的抽奖捏!

一等奖有一整套未拆专辑而且包特典和预售礼哦!还是蛮丰盛的hhh参加条件也很简单


  总之就是啾咪啾咪再啾咪!

嗨嗨嗨

  嗨嗨嗨我回来了

  因为有段时间实在是没有更新下去的动力和年头加上学业真的很忙所以断更了很长长长长长的一段时间。大家都知道那段时间顶楼很火,西米露很棒,但对我来说真的是晴天霹雳...... 我不是很喜欢赶潮流and每天浸泡在顶楼坑里感觉进了饭圈一样。

  但是最近又重温了顶楼,会慢慢开始更新+改改前面的,算是纯粹为爱发电吧。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喜欢捏,哦耶!

稻草(15)

家教会两三天后,青雅艺高的选拔结果出来了。


       “雪雅,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恩京激动的搂住闵雪雅。

       闵雪雅笑着说:“还是多亏了千老师的教导,要不然只靠天赋我也不一定能发挥得这么好。”

       “不管怎样还是雪雅你最棒了!”恩京嘟着嘴说,“虽然第二名也不错, 但不能在开学的时候领唱还是很伤心……不过雪雅你要好好表现啊!”

       “嗯。”雪雅点了点头,恩京想要领唱吗?


         另一边,周家的环境可就不怎么好了。

         “闵雪雅!闵雪雅!首席果然是她!”锡星气的直哆嗦,“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第四名!!”

         “是你自己的实力不够,不要埋怨别人。”周丹泰冷冷的说,“不过闵雪雅……还真是令人讨厌的臭虫。”

         “老公!”申秀莲提高语气,“说好了不再讨论那个孩子了。”

         “什么啊,妈妈。”周锡星冷笑着说:“不安慰考的不理想的女儿就算了,还帮一个诈骗犯说话,妈妈你是不是魔怔了。”

         “锡星!”申秀莲看见周锡星不满的脸色,放缓了语气,“一次考试没有关系的,妈妈相信你的实力,好吗?”

         周锡星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周丹泰不满的看了她一眼。

         一直沉默的周锡勋说话了:“但是……黄景光是谁?”

        “黄景光吗?”周丹泰想了一下,“是江南地区黄议员的儿子吧,怎么了吗?

        “他是今年青雅艺高的钢琴首席。”周锡勋把名单给周丹泰看,“我只是第二名。”

        “什么?”周丹泰皱了皱眉。申秀莲的手机突然想了。

         她慌忙接起来,不知道听见什么,慌张的应了几声,起身抱歉道:“对不起,突然有些急事,我出去一趟。”

         说完,她不顾周锡星的阻拦,跑了出去。

         周丹泰冷冷看着他的“宝藏”儿女,说:“到我书房来。”

   (接下来内容参考顶楼一中周丹泰首次打人片段,当然是哥哥保护妹妹啦)


        千瑞珍吩咐放成绩后,忍不住想到了考第三的那个女孩,好像叫…裴露娜?

         她的声音和吴允熙那个女人好像……考试的时候她就很慌,可惜这次没有买通评委。希望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否则她会费尽一切把她弄出去。


        “妈妈,妈妈!我考上青雅艺高了,我考上了!”裴露娜一边上楼一边刷新,看着绿色的第三名开心的说,“我还是第三名!”

       “真的!我女儿真棒!”吴允熙高兴的说,“太好了!我们…”

      “去吃烤肉!”两人异口同声,笑着向烤肉店进发。


       猪皮散发着缕缕香气,刘珍妮把一块五花肉放入烤肉。

       听见门响的声音,她立刻站起来,“妈妈,青雅选拔出成绩了,怎么办我好紧张啊。”

       “啊呀,没事。”姜玛丽一挥手,“我们女儿这么棒肯定没问题。”

       珍妮输入考号,心惊胆战的按下查询,“第五名!其实还不错啦……”刘珍妮有点失落。

       “不要丧气!”姜玛丽严肃的说,“能考上青雅就是很不错的结果!只要我们宝贝努力一定能考上首尔大!”

       “嗯……”刘珍妮叹了口气。

       “唉,你知道你爸爸的生意在迪拜很好吧。”姜玛丽凑过去说,“你爸爸说了,我们宝贝考上青雅就奖励这个季度所有的奢侈品包包,所以开心点啦!”

        “爸爸只会说说和送礼物,都不来看我。”刘珍妮抱怨,眼角却弯弯的开心起来。

        “对啦,开心点吗”姜玛丽笑着,夹了一块五花肉,“嗯,真好吃~”

       “那是我的五花肉啦!”刘珍妮笑着埋怨。


       “那是我的第五名,我的!!”李民赫趴在沙发上,锤着它怒号。

       “啊呀,民赫不要生气了,只是一次考试没什么的。”高尚雅小心翼翼的安慰这儿子。

       “真是的。”李圭镇放下酒杯,严肃而又奇怪的说,“连青雅艺中都没考上,这会竟然仅次于周锡星,真是不可思议。”

      李民赫一听更郁闷了。

      “真是。”高尚雅生气的瞪着眼想打他,“你不会说话吗?”

      “怎么?我有说错吗。”李圭镇表示自己很无辜,“差不多行了,我快饿死了。”


      “景光吃饭了。”赵淑丽端着汤走出厨房,“青雅的成绩出来了吗。”

      “嗯,我是钢琴类第一名。”帅气斯文的男孩点点头,温温柔柔的笑着。

      “啊呀,我们家儿子真棒!”黄世硕笑着说,“不愧遗传了我ok的基因啊。”

     “什么啊。”赵淑丽白了他一眼,“快吃饭吧。”


珍妮和民赫家还是一如既往的正常。

露娜我觉得我写的有点甜,因为她刚开始其实是有点小虚荣的(想住好房子,不想被别人看不起酱)

恩京又开始了她的恶毒小暗示,不知道雪雅会不会上钩?

出现新人物啦!其实我就是想虐虐锡勋啦,因为最近他真的好不顺眼啊(有了女友忘了妹妹)

希望你们喜欢~



稻草(14)

激情手打1k5!

如果你们看到了的话,就说明《我与lof的拉锯战之我就不让你过审》已经完结了!!赫拉!



        家教会还是在顶楼举行了。

        老师们依次总结后都离开了,最后是闵雪雅。她走上前深呼一口气,分析了一下孩子们的学习情况。

        周丹泰面色不虞的靠在沙发上,那个倒霉的孩子在说什么呢,周锡星那个蠢货就算了,她竟然说夏恩京比锡勋学的好,在开什么玩笑?

        雪雅总结完后,停顿了一下说:“还是要给大家说抱歉,这段时间欺骗了大家。”

        “什么?”刘珍妮瞪大了眼睛。李民赫也不明所以。

        “其实我和你们同岁……”雪雅缓缓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可会上没有人感到同情,都只觉得气愤无聊。

        “什么啊?老师一直在骗我们吗,真是太过分了。”锡星皱着眉说。

        “就是就是,李老师你知道吗。你这叫诈骗啊诈骗!!”李圭镇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附和。

        “对不起。”雪雅低着头,没有注意到夏恩京笑着给周锡星看了个东西。

        看到高高在榜首的闵雪雅后,周锡星的脸色瞬间变了,冲上去扇了闵雪雅一巴掌,在大家的惊呼中质问:“什么啊,你全都是编的吧,我那天在清雅艺高的入学考试上可是看见你了!学历身世什么的都是你的臆想吧。”

         雪雅被她逼得连连后退,着急忙慌的摇头解释:“没有,不是的……我去考试只是想完成学业。”

        眼看闵雪雅就要被逼到墙角了,申秀莲站了起来生气的说:“好了锡星,安娜……闵老师也是有苦衷的,不要这样咄咄逼人。”

        “什么啊,秀莲,李……闵老师可是骗了我们啊,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呢?”姜玛丽不解的站起来。

        “就是,秀莲为什么要为那样的人说话啊。”高尚雅挽着姜玛丽的胳膊附和道。

        周锡星还想上去和申秀莲争辩,被周锡勋拉回了座位,示意她听周丹泰怎么说。

        “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周丹泰抚了抚衣服说,“既然出了这件事情,闵小姐日后就不要在担当孩子们的家教了,这个月的工资也不会再给了,没有异议吧?”

       闵雪雅点了点头。

       申秀莲却反驳道:“老公,孩子到底是付出了努力,工资还是要给的啊……”

       “就这样决定了。”周丹泰不管申秀莲的表情,继续说道:“而且听我的女儿说,你参加了青雅艺高的考试对吧,如果选上的话请自愿退出吧,我们的孩子们无法和你这样的人一起上学。”

       对此,除了恩京在给雪雅以安抚,其他孩子们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圭镇夫妇和姜玛丽也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老公!”申秀莲皱着眉说,“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孩子呢,上学是她的权利啊!”

       “她上什么学和我没关系。”周丹泰靠在沙发上,“但我无法忍受这样的人和我的孩子上一个学校。”

       “妈妈你不要说话了,这件事闵老师确实做的不对。”沉默的周锡勋突然开口,申秀莲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千瑞珍趁机开口表示:“这件事我赞同秀莲。”申秀莲不可置信的望了过来。

        “闵雪雅有非常好的音乐天分,”千瑞珍挑出一张未定的公布单,“我们教研组已经确定了她为声乐首席,这样好的苗子青雅艺高不会放弃的。”

        又来!!指甲深深嵌入肉里,夏恩京不爽极了,她早就知道自己入学考试只是第二名,虽然是将计就计,可是自己为什么总是低人一头……


        家教会不了了之,众人争持不下,纷纷回到自己的家里。



         为了保证小挡箭牌别被丧心病狂的周锡星那群人搞死,夏恩京陪着闵雪雅回了她家。



        “啊,说出秘密还真是畅快呢!”雪雅开心的和恩京说道,“恩京,你今天能不能在我家睡啊,周丹泰总是让我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呀!”恩京撸着白糖说:“好吧,我给我妈妈说一下。”说着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嗯,我明天让司机去接你,好,晚安。千瑞珍答应了。挂断电话,恩京开心的扑倒坐在床上的闵雪雅,“好啦,睡觉吧!”

           雪雅无奈的笑笑,承受着她的重量,感到被压到有点痛的时候,她才推了推恩京:“起来啦,恩京。”

           看着没有一点反应的夏恩京,雪雅才反应过来她睡着了。没办法,雪雅只好费力地把恩京翻过来盖上被子。

          看着恩京安静纯洁的睡颜,她鬼使神差亲了下夏恩京的额头:“谢谢你,恩京。”


         睫毛扑闪一下,隐在黑暗中。



谢谢大家支持!我有粉丝群啦!!

欢迎大家踊跃进入哈,够20人发红包啦!

稻草(13)

      听了夏恩京的话,闵雪雅慢慢放下了白糖,说:“我也不知道,我害怕说出来会……”

     “可是总是会被知道啊,还不如自己说出来呢。”夏恩京鼓动说。

      看着闵雪雅犹豫的神情,夏恩京眼神闪烁:说出来吧,惹怒周锡星……


      最后,夏恩京和闵雪雅决定在周三辅导结束后的家教会上说出真相。


      夏恩京满意的走了,周锡星却遇到了麻烦。

     考砸后她一直都很紧张,周丹泰一问立马就全部都说出来了。

    周丹泰生气得要把她拉进密室,申秀莲去医院看周慧仁没有在家也无法阻拦。

    周锡星紧张地闭上了眼:怎么办,要被打了……哥哥就去游泳怎么还不回来啊。

    一滴泪从周锡星眼角流出,她闭着眼,紧张地蜷起身子,准备迎接鞭子。

    突然,她听到了开门声和脚步声,是哥哥吗?!周锡星睁开眼,刚想喊却被周丹泰一把捂住嘴丢进了密室里。

      周丹泰刚刚关上门,申秀莲就敲响了书房的门。

    “进来。”周丹泰坐在书桌前,微微笑着:呵呵,听脚步就知道是申秀莲那个女人。

     “怎么这么早回来,有什么事吗?”他问。

      温柔的女人微微一笑:“我想问一下,可不可以把周三的家教会安排在顶楼。活动室被尤太太预定了。”

      “家教会?”周丹泰问,“我怎么不知道。”

      “是刚刚敲定的,本来是千老师组织的,但因为活动室被定了,所以想问问我们家的二楼可不可以。”

       周丹泰皱了皱眉:“家教们都回来吗?包括那个……安娜李?”

       “所有的老师都会参加,安娜老师当然也来。”申秀莲小心地问,“怎么,不行吗?”

       “可以在顶楼开家教会,但绝对不要让那个孩子来。”周丹泰不容置疑地说。

      “啊,为什么?”申秀莲不理解。

      “能做出偷东西这种事情的能是什么好孩子,指不定会偷别的。”周丹泰不屑。

    “不要这样想。”申秀莲恳求道,“这件事本来就不确定,再怎么说那也是孩子们的老师啊。”

     “就这样决定了。”周丹泰站起来,“家教会只要在咱们家开安娜李就不会出现,晚上还有酒会,去换衣服吧。”

      申秀莲犹豫了一下,走出了书房。回来再说吧,她想。

      申秀莲走后,周丹泰打开了密室,周锡星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

      “回房间吧,好好反思一下。”周丹泰严厉地说。

      “嗯…”周锡星畏畏缩缩走出书房,关上书房门后,立即触电般得跑回了房间。





啊啊啊啊自从两天更一次后,感觉写的更多了,构思也更顺畅了!希望你们喜欢💕

稻草(12)

      噼里啪啦轰!I'm 🔙!

私设

1-吴允熙对露娜没办法,同意了去青雅艺高,但还没有和千瑞珍见面。

2-千老师也没有出轨!


ps、才发现之前直接用的闵雪雅名字,但事实上在被我们妹妹揭发之前大家都喊得安娜李!会慢慢把前面的称呼改掉的!


希望你们喜欢新的方式!



     “怎么样,考试考得怎么样!”吴允熙期待的问。

     “嗯,还不错……可惜妈妈没有陪着我。”裴露娜在走廊里打电话。

     “唉,没有办法啊,妈妈临时有工作嘛。”吴允熙叹了口气,“回家小心哦,晚上我们去吃好吃的吧!”

      “嗯!我要吃明洞的烤年糕!”裴露娜开心地说。



      这边夏恩京也考完了试,有着闵雪雅和千瑞珍的双重辅导,恩京表示对于没有错误的自己很有信心!

      从考试室出来后,她拍了一下坐在等候位紧张的周锡星,说:“喂,到你了。”

      锡星被她吓了一跳,点了点头就慌乱的进去了。

      因为锡星莫名其妙从颁奖典礼退出,周丹泰狠狠地惩罚了一下她。

      虽然打都被周锡勋替了,但心里还是留下了阴影。

      周锡星在台子上唱着歌,突然她好像看到了面目扭曲的周丹泰,她吓了一大跳,声音变得尖利起来,匆匆唱完了歌,便见鬼了似的逃离了考试室。

    千瑞珍笑着摇了摇头,其他老师也对她表示了否定。

     

     夏恩京开开心心走出考试区域,看到了早就等着的夏允哲。

     她走上前去说道:“爸爸你先回去吧,我约了人玩。”

     夏允哲笑了笑:“是李老师吗,好的,早点回家哦。”

    夏恩京点了点头:“好的,爸爸放心吧!”

     她给闵雪雅打了电话:“喂,雪雅你在哪里啊!”

     根据闵雪雅的描述,夏恩京找到了在学校附近小路上的闵雪雅。

      她开心地跑过去:“雪雅,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啊!”

      闵雪雅犹豫了一下说:“恩京愿意来我家玩吗?”

     “雪雅的家嘛!”夏恩京期待的睁大了眼睛,“好哇好哇!”


      闵雪雅带着夏恩京来到了他的公寓。夏恩京稀奇地看着:“哇,好温馨啊!”

      “汪汪!”一只雪白的小狗冲到夏恩京的怀里。

      夏恩京一下子把它抱在怀里,问:“这就是白糖吗!好可爱啊!”

      闵雪雅点了点头:“对,多亏恩京帮忙联系了好的医院,白糖才能这么精神。”

     “这算什么啦。”夏恩京摆摆手,“不过雪雅,你打算什么时候把这件事说出来啊。要上学的话,这可不是办法……”

稻草(11)

     夏恩京去看望闵雪雅后没几天她就出院了。

     因为把人弄进了医院,周锡星他们安静了许多,上课也没有闹腾,这让日子一下子过的快了起来。

      期间夏恩京和闵雪雅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夏恩京甚至还邀闵雪雅到她家去玩。

      当着孩子们的面说出这句话后,她清晰感受到了周锡星的白眼,不过那又怎样。

      青雅财团最近的投资都很成功,jk控股倒是跌了个大跟头。

       妈妈也升成了青雅财团的副总监,分管青雅中学,一时间学校的风向都变了。

       因为夏恩京,闵雪雅也准备去考青雅艺高,那几个孩子算什么。

 

 

 考试当天

      夏恩京从车上下来,千瑞珍因为是评委早早就去了学校,让夏允哲陪着恩京。

      “恩京,不要紧张,你联系的已经很好了。”夏允哲尝试安慰夏恩京的情绪。

     “嗯,放心吧爸爸。”夏恩京笑着说,反正已经和妈妈聊过了,有什么可怕的。

       铃声响起,夏恩京接起电话,笑着说:“雪雅!你要考试了吗,加油!加油!……我也到了,为什么我们没排在一起啊!……好哒,放心吧。”

        挂断电话,闵雪雅深吸了一口气,进了考试室。

 

      一曲结束,评委们都点起了头,闵雪雅深深鞠了一躬,走出了房间。

       周锡星从洗手间出来,和一团蓝色的东西擦肩而过,疑惑得皱起眉头,这不是闵雪雅吗……



下集雪雅在赫拉曝光+解释工作原因+恩京和白狗勾玩!

 

稻草(10)

    “雪雅老师!”夏恩京兴冲冲地跑进病房。

    “嗯?恩京!你怎么来了。”闵雪雅开心地问。

    “路过医院,就想来看看老师!老师,我拿了声乐艺术节的金奖哦!!”

     听着夏恩京得意地炫耀和叽叽喳喳的说话声。闵雪雅也不禁露出微笑。

     这样子真好……要是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闵雪雅想着。

     “对了老师,清雅艺高开始招生了!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考上,唉……”夏恩京突然提到。

      闵雪雅愣了一下,问:“恩京想考青雅艺高吗?为什么不考首音大附中?”

     “因为青雅艺高是我爷爷创立的啊,而且我们家的人都在那里读书……”夏恩京嘟着嘴说。

      “这样啊……”闵雪雅犹豫了一下,说:“恩京啊,姐姐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



……


 

     “什么!?姐姐和我同岁吗?”夏恩京震惊地说。

      闵雪雅愧疚地点了点头,“对不起恩京,我不该瞒着你的。”

       “那姐姐你的学历是虚构的吗!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夏恩京表示不理解。

        “不,我的学历是真的……”闵雪雅缓缓地把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

         说完后,她紧张地去看夏恩京的脸色,却看到她的眼角红红的。

         夏恩京心疼的说:“姐姐,没想到是这样子,不过你放心吧,我会保密的!”

         闵雪雅一下子笑了出来:“好,那谢谢我们恩京小仙女了。”

        恩京点了点头,又问:“那姐姐也想考青雅艺高吗,毕竟姐姐和那个前辈学了那么久唱歌。”

        “嗯,本来我也想考,如果考上我们就是同学了!但我不太想碰到锡星他们。”

        “没关系的老师,想做什么就勇敢做吧!我会保护你的!”夏恩京拍着胸脯说。


      虽然有点出乎意料,不过有个小挡箭牌也不错呢,她想。

稻草(9)

   “叮咚”

    听到声音,周锡星踢着拖鞋走向门口,问道:“谁啊。”

    “是我,夏恩京,”

     周锡星皱了皱眉:“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啦,就是有个视频想让锡星看而已。”夏恩京在门外笑的开心。

       周锡星只觉得有股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开了门。

       “什么视频。”

       “呐!”夏恩京调出保存的视频,笑着递给周锡星看。

        周锡星越看脸色越白,问道:“你想怎么样?”

        “嗯……艺术节的奖项,因为你无法到场领奖,所以顺延给我,怎么样?”

        周锡星沉默了一会。

        “可以,但你把视频删了。”周锡星严肃地说。

       夏恩京笑着摇头:“不嘛不嘛,人家喜欢这个视频啦,而且人家还有倒放版的哟!”

       说着,她调出倒放的视频,看上去就像周锡星帮周锡勋作弊一样。

       周锡星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自己本来就只喜欢画画,可是哥哥……这事绝不能让爸爸知道。

      “好,我答应你,以后只要不过分都可以,但如果我爸爸知道了,你也不会好过。”她咬着牙说。

      “成交!”夏恩京得意洋洋的走了。

      周锡星狠狠的瞪着她的背影,生气的跺了跺脚。回到书房,似乎还不解气,又把书桌上的书都扫了下来。

 

 

      夏恩京成功得到了艺术节的金奖,夏允哲高兴极了,决定带她去吃日料。

     “恩京啊,这个很好吃,你多吃一点。”

     “嗯,谢谢爸爸。”夏恩京夹起生鱼片吃掉,“对了爸爸,闵雪雅老师怎么样了。”

      “啊,闵老师吗?康复的还不错,不过一直没有人来探病,有点可怜。”夏允哲皱着眉说。

       “啊……这样啊。”夏恩京若有所思,“那爸爸一会能带我去看看闵老师吗!”

       “当然可以了,我们恩京真是善良的小公主。”夏允哲笑了。


稻草(7)

ooc预警,迁都预警,雪景预警


     “唔”闵雪雅悠悠转醒,看到了守在她床前的夏恩京。

      看见她醒了,恩京高兴地喊道:“雪雅你醒了,怎么样,还难受吗?”

     雪雅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你恩京,一直都陪着我。”

     “哪有”恩京自责地低下头,“都是我的错,锡星她们真的是太过分了……”

      “怎么会是你的错呢,还要多亏了你救了我。”闵雪雅拉过夏恩京的手,“谢谢你,恩京。”

       夏恩京不好意思,愤愤地说:“雪雅姐姐,你不要担心,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你的!”

     “好啊,谢谢你。”雪雅笑着说,同时也想:恩京真的是太善良了,自己也要保护她不陷进垃圾顶楼!

 

      和闵雪雅告别后,夏恩京直接就去了学校。虽然已经确认了,但她还是需要证据。

      今天是周六,除了千瑞珍领头的英语老师在开研讨会,教学楼里只有安保人员了。

      夏恩京径直去了前瑞珍的办公室,都秘书果然在那里整理文件。

      看到她来,都秘书奇怪地问到:“小姐?您来办公室干吗。”

     “怎么?我不能来吗。”夏恩京笑道,“我想看一下学校的监控,所以就来拜托都秘书啦。”

      都秘书紧张地摇了摇头,“小姐,您就不要强求我了。看监控是要经过理事长批准的,而现在理事长重病,副理事怎么可能会同意啊。”

      “是吗……”夏恩京低低的说,突然抬头笑着说:“可是我记得都秘书身为总务是有监控室的钥匙的吧,也知道什么时候那里没有安保。”

      都秘书睁大眼睛,刚想拒绝,就听见夏恩京说:

     “都秘书可不要拒绝啊,毕竟那天……我可是听到都秘书的谈话了啊。”

      “什么?”都秘书慌乱的问道。

       “就……您和李老师说,其实您喜欢的是我妈妈的事啊,都秘书您不会忘了吧。而且,我妈妈好不知道有这么好的男人暗恋她呐,您说她会不会很想知道?”

      原本在看着窗帘的夏恩京突然扭头看着都秘书问。

     “你…你要干什么!?”都秘书懵的说不出话来,

      “没什么啊,只是想让您带我去监控室而已……”夏恩京“期待”地看着都秘书。

      “好吧,你跟上我”都秘书垂着头走出办公室。

       “这就对了嘛。”夏恩京兴高采烈的跟上了都秘书。




啊啊啊感觉恩京知道的好多🙉还有一定不要被“善良”的她骗了啊

心疼雪雅呜呜呜